智汀国际

汉斯·霍莱茵:建筑除了满足物质功能外,还应具有精神功能

发表时间:2018-12-12 10:38



汉斯·霍莱茵

Hans Hollein

1934 - 2014



反教条


——我认为机能主义是教条,或许也呼应了别人提过的看法。这个观点为我们开启了更广泛的诠释,告诉我们有许多方向可走。真理不只一个,而是有许多种。过去,机能被视为一切跟实质功能有关的事情,但机能也有心理等种种层面。


此外,我们开始跨出正统建筑的局限领域,从建筑设计拓展到都会设计、产品设计、舞台设计。这些领域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,而是流动的。我让流动性能延伸到不同领域,闯入受局限的地带。艺术与建筑的关系也是如此。首先,建筑也是一种艺术。其次,你可以同时是个艺术家和建筑师。在二十世纪末的今天,许多艺术家、雕刻家与画家进入了建筑领域。我认为这绝对是一种令人信服的主张。


代表建筑


火山博物馆,法国奥维涅,2002

奥地利大使馆,德国柏林,2001

杰纳瑞里媒体大楼,奥地利维也纳,2000

法兰克福现代美术馆,德国法兰克福,1991

修道院山博物馆,德国门兴格拉德巴赫,1982

瑞堤蜡烛商店,奥地利维也纳,1966

1

火山博物馆

VULCANIA

法国奥维涅,2002
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
地下,是最能开启各种存在状态之处。

前往地下的想法向来吸引我。我们知道,但丁曾说过地下有地狱,而在呈现火山博物馆时,我刻意运用古斯塔夫·多雷为米勒·凡尔纳《地心冒险》绘制的插画拼贴。然而对这座建筑而言,重要的是概念上的差异。一方面是构造上的兴建过程,思考各个部分如何接合,另一方面则是减法的过程,考量要拿掉什么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在火山博物馆有一道很深的切口。你往下走进山里(亦即地上的巨大圆锥体),突然又从你以为是地下的地方冒出来,发现自己身处露天空间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于是,你不知道自己是在地面上或地面下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但这里衍生出法律层面的讨论:到底哪里是地面层?是上方,或者下方的露天空间?这个问题对设立紧急逃生路线很重要。或者以皮朗尼西(Piranesi)的作品《监狱》为例:你知不知道他们在地上或地下?


我们必须学着思考往地下发展

我来自矿工与冶炼工的家庭,他们待在地下的时间很长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们必须学着思考往地下发展。建造Imax这样的电影院,根本不需要任何光线。以今天的机械与技术来说,一立方米的空间无论在地上或地下,成本是一样的,但是在地下,就省了维护立面的费用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空间可以往四面八方自由发展。盖里在毕尔巴鄂的成就相当壮观,但也是相当昂贵的雕塑形式


在地下,你不必受制于把新空间打造在承重天花板上方,不会有这些构造上的中断。你在地下的发展自由得多,包括生活、移动空间的可能构成都更自由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当我设计地下建筑,可以创造不同的空间。如果我开凿了某一特定形式的空间,另一个空间可以位于左上方,并采取全然不同的造型。


这些空间不一定要方方正正或彼此堆叠,和堆叠与分层建筑结构所组成的传统建筑物不同。这种不同空间的法则,概念就像突然拥有了往四面八方游泳的能力,和水中的鱼一样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

2

修道院山博物馆

MUSEUM  ABTEIBERG

德国门兴格拉德巴赫,1982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行进于博物馆,犹如在景观中穿梭。

我在德国门兴格拉德巴赫盖了这栋建筑物,的确开启了对博物馆的新观念。我在盖这栋建筑时,没有建筑师对博物馆有兴趣,他们认为这是过时的业务,根本不该参与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但是在门兴格拉德巴赫,我为博物馆提出了概念建筑的新观念,甚至采用了钛锌板;从此以后,博物馆就会用金属包覆了,弗兰克·盖里在毕尔巴鄂的开幕记者会说,如果没有门兴格拉德巴赫,那么毕尔巴鄂就不会发生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再说一件事——我很早就开始以金属当做建材与立面材料,门兴格拉德巴赫便是如此。展览厅的立面用钛锌板包覆。有趣的是,在门兴格拉德巴赫之后,现在多数博物馆都用薄金属板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试着避免从一号到二十号展览厅用一条直线通到底。我绝对不想要这样,因为我相信不一定总是要靠直线连接,尤其在现代主义更非如此。于是我只选定矩阵,在其中做出不同的通道,主要概念是让一个人行进于博物馆,犹如在景观中穿梭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
复杂异质性与文脉主义

门兴格拉德巴赫的博物馆,是来自几年前发展的概念,那时大家都还在采用柯布西耶或机能主义的手法。这些概念源自于我称为“复杂异质性”的信念。建筑物有着复杂的内涵。我的意思并不光指实体内容,还包括延伸出精神意义的内容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建筑物可以如此区分出层次。当一项设计出现在特定背景,或限制所谓的“文脉”之下,就是存在于复杂的环境中。……同样地,这栋建筑物是由许多小部分组成,这些部分跟附近环境的建筑物有关。这么一来,借由有象征价值的其他建筑物、与社区的象征功能建立关系,这栋建筑物就能跟该区域的某些场所精神产生关联。我这么做,也是因为这个概念符合临近区域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
3

法兰克福现代美术馆

MUSEUM OF MODERN ART FRANKFURT

德国法兰克福,1991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法兰克福现代美术馆的概念,代表我对博物馆兴建考量的进一步发展,而且奠基于我们之前完成案件的具体经验。不仅如此,这件案子还以我个人对艺术的投入为基础,包括身为艺术的接受者与创造者两方面的投入。所以我打造了一座精巧、三角形、大致对称的建筑物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三角形顶点的构思是一颗简约的宝石,但能与建筑物整合得宜。从远处看的可见度以及在设计媒体上的显著性,都是重要考量前提。美术馆的一大特色,是拉高入口大厅的主活动区,改变了跟外面街道的直接关系,以及作为接待区或衣帽间之类的次要功能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接受这块狭小基地与现状,使得建筑物呈现三角形。我原本可以用不同大小或材料,做出分散的展馆来构成这栋建筑。其实许多竞赛参赛者正是这么做(注:霍莱茵是在1983年竞赛赢得这项案件),但我认为这种做法并不正确。在这项案件中,设计回应了基地单纯条件的基本力量,而我据以发展,精心构思,使之更复杂,但不是透过把建筑物分割成不同展馆来达到复杂度。所有我认为这也是如何回应某种任务的问题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这栋建筑物借由小小的退缩与拗口,以及材料的选择联系起来。为了呼应法兰克福公共建筑的特色风格,因此主要建材在墙体采用红色砂岩与灰泥,屋顶则采用铜与铝。建筑物阶梯状的尖端就像都市尺度的雕塑,不仅可以达到都市规划的效果,也具备逃生通道的功能。

“教”建筑

霍莱茵很喜欢教学,因为他相信每个有抱负的建筑师,都会发展出独特的思想,霍莱茵曾于1963年到1964年与1966年,两度任教于美国圣路易市的华盛顿大学,1967至1976年,则在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担任教授。之后,他在维也纳应用美术大学任教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们应该要理解历史。你应该学习历史,消化它,并提出自己的东西。原创性对我很重要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接到圣路易市华盛顿大学的教学邀请,当时那里是很有趣的思想熔炉,十人组(Team Ten)、瑟特(Sert)、五兹(Woods)、弗雷·奥托与日本的槙文彦都聚集于此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一直以来,都是个别建筑师建立明确的先例之后,才会有大量的建筑跟进。如果没有福斯特或贝聿铭在香港盖了精彩的大楼,那么东南亚绝不会掀起摩天大楼的风潮。必须由独特的建筑师建立先例,投资人和房地产开发商才跟进,一向如此。这也是建筑师引起震撼的能力:去感受新的社会与经济任务,从而打造出足以开启先河的建筑物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
4

奥地利大使馆

AUSTRIAN  EMBASSY

德国柏林,2001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柏林的奥地利大使馆取得表现主义与文脉主义的精心平衡,由具雕塑性与个别特色的建筑物组成,同时也留意周遭的建筑物。建筑物有方块与圆弧形的体量,容纳领事部、大使馆办公室与大使住所。立方体块以灰泥与石材打造,圆弧体量则以铜包覆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当今建筑的结构语汇是几何矩形,能与周遭环境自然地联系起来,迎向新千禧年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针对大使馆三个主要功能空间,建筑师基本上做了三个设计。公共区域位于一楼,部门办公室与接待区位于二楼。




建筑是包罗万象的实体,没有严格的界限与墙。

人性需求:建筑不光是盖房子而已

建筑师有不同的任务,不光只是设计建筑物。例如在设计一间房子时,你可以清楚看到建筑师不只思考结构,还要思考家具与其他环境议题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依然认为建筑师是全方位人才,二十世纪的历史也证明我的看法;建筑师要能把许多层面的发展集结起来,将社会、科技、三维与图像等层面,整合成实际的形体。一项建筑案仍可清楚看出是出自哪个建筑师只手。伍重的悉尼歌剧院就是过去一个明显的例子,说明建筑形式如何能变成整个城市的时代象征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
5

杰纳瑞里媒体大楼

GENERALI   MEDIA TOWER

奥地利维也纳,2000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高层建筑本身就是一种建筑类别,而且向来是我很感兴趣的一种。问题在于,摩天大楼或高层建筑的顶部可以是什么模样。杰纳瑞里媒体大楼的造型繁复,各种形式的体量必须与城市周遭环境精准整合。高层建筑将从十九世纪的建筑物环境拔地而起,因此我也延续街区的矩阵。附近的“国家大厦”,是维也纳第一代高楼。我以从建筑线内缩的金属“盒”回应,如此也创造了公共空间。斜向上方的玻璃结构朝向未来。这栋大楼不只是一栋个别的建筑物,而是能融入都市纹理的物体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活的城市会不断转变,因此有些事情势必改变。但是做出正确的转变、正确的介入,是许多欧洲城市的任务。

人性的环境——“重要的是空间”

在霍莱茵的作品中,空间向来是重要主题,在概念上可作为实验媒介,也可以是室内设计。1980年6月刊出的意大利建筑杂志《Domus》中,詹姆斯·斯特林指出汉斯·霍莱茵是“全球最了不起的室内设计师”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向来对于运用非建筑媒介来创造空间很感兴趣。我认为声音能创造空间。有一回我造访埃及的法老王地下坟墓,是十分有趣的经验。我通过阴暗的长廊,感受到回音。突然间,存在一种全然不同的音效感,你感觉到这个地方是多么广大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在美国演讲时,理查德·迈耶曾对我说:“汉斯,给我们看看建筑物,不要只谈室内、看室内的幻灯片。因为在美国,室内是交给室内装潢师。”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
6

瑞堤蜡烛商店

RETTI CANDLE SHOP

奥地利维也纳,1966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
建筑宣言

我第一件建筑委托案是蜡烛商店,在我毕业后八年接到,之后又有些其他商店的委托案,都比较小型,或者像美国费根美术馆(Feigen Gallery,1967-1969)之类的案件。这家蜡烛店非常小巧,只有14平方米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当然很乐意设计商店,除了把这里设计成有用的商店,也必须代表一种建筑宣言。因此我有意把所有的精力与概念,在这片小小天地全力发挥,阐述我这些年来发展出来却无处实现的建筑看法,同时我考量的不仅是特定建筑物,而是整体建筑与背景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认为建筑的虚幻面是很真实的构成要素。在创造空间时,重点不一定在建筑物本身,在瑞堤蜡烛商店,我透过镜子的运用来说明这一点。镜中空间是你看到的另一个空间,但你当然无法穿进去。


蜡烛店内的幻像皆经过安排,你一走进来就会看到眼前有根圆柱在镜子前面。然而你看到的是半个圆柱,一半真实,一半是镜子造成的幻影。而你感觉到的却是整体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

7:关于汉斯·霍莱茵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
建筑一方面与仪式有关,另一方面也是维持体温的方式。

也是艺术家

很不幸,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。是母亲带领我接触艺术,不仅是视觉艺术,还有音乐。我还是个孩子时,就对艺术很有兴趣,但家族中并没有任何艺术家或建筑师。我家倒是有工程师与钢铁专家,有些人还非常先进。



我在决定自己到底想当画家或建筑师时,认为若当个建筑师,对社会的影响比较大,比较能留下什么屹立在城市中心,或让后世子孙不必去博物馆就能看见,并在未来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就像哥特式高塔或巴洛克宫殿,都是我生命与童年的一部分。我也认为,当个建筑师,也可能成为艺术家。我想当个艺术家,而不只是工程师或建筑工人,或者建筑承包商。

前往美国(1958)

我和美国的关系很密切。我在奥地利出生长大,也体验了这个文化的所有影响,但不认为必须强调自己是奥地利人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1958年底,我决定前往美国,原因有二。第一,我想知道美国的整体概况:建筑、人、一切。第二,我拿到前往美国的奖学金,可以选择去哈佛、耶鲁,或其他几家知名学校。但我决定不要到常春藤盟校,把自己关在象牙塔的气氛中。此外,我也想知道大城市的人日常生活是什么样子。基于这个理由,加上我对密斯·凡德罗作品有兴趣,于是我决定去伊利诺理工学院,住在芝加哥。我在那里呆了一年,然后决定前往加州,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完成硕士学位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在美国的两年经常旅行,汽车跑了6万里。我看过赖特设计的多数建筑物,之后又特别研究了鲁道夫·辛德勒,当时没有任何刊物报导过他。我对美国印第安人的建筑物很有兴趣,尤其是普耶布罗族(Pueblo)。对我来说,在发想建筑创意时,地景是很能引起情感共鸣的元素。在我成为建筑师的成长历程,这段期间非常重要。


维也纳人对人生抱持双重态度,或者是抱持这样的生活观。维也纳精神不光是欢愉友善,也是邪恶并充满死亡意味。这一点也在巴洛克建筑的精神中展现出来,而我认为这也是我建筑的特色。

地景向来对我影响很大,人也是,包括我的母亲、妻子、朋友与广义的老师或战友,通常只维持几秒钟或者几分钟的偶遇经验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我认为情欲或情欲元素,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,也是艺术很重要的一部分。我不认为生命可以没有情欲。当然,过渡露骨也不好。你可以用隐晦的方式,对我来说,那具有非常仪式化的意义。我总是以这个小例子简短说明建筑的定义:建筑一方面与仪式有关,另一方面也是维持体温的方式。

米开朗基罗眼前有一块抽象的石头,然后他除去这块既定材料的一部分,直到大卫出现。事情可能会出错:或许脖子太长、脚太短。同样地,空间想象在这项工作中很重要。一个人必须在脑袋里对建筑有想法。这也是我思考与工作的方式。

我希望以后大家想到我,会记得我是建筑师(与艺术家),一个对健康有贡献、对于我作品所在之处有贡献的人。我尝试纳入各种议题,并接受建筑不只是艺术品,它除了满足物质功能之外,也应具有精神功能。


ABUIABACGAAgv_Pu3gUowPT5ZTD0AzisAg.jpg


文章源于【建筑音乐艺术

内容仅作为交流学习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


14+
品牌设计积淀
600+
优秀案例
50+
智汀伙伴
10+
各项奖项
核心业务版块
商业街空间艺术展示,售楼处品牌、工法展厅,标识导视系
统,钢结构临时售楼处
汉斯·霍莱茵:建筑除了满足物质功能外,还应具有精神功能
团队介绍
15618981126
sunpengfei@zhitingad.com
上海市普陀区云岭东路391弄东渡
嘉庭国际3号楼5楼
社区商业标识
品牌工法
商业街设计
设计师介绍
项目洽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