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汀国际

潘向东:未来房地产政策可能怎么走?

发表时间:2018-12-17 14:35

根据融360公布的数据,11月全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为5.71%,和10月持平,房贷利率涨幅进一步趋缓。近期发改委发布的《支持优质企业直接融资 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》被解读为房地产调控的放松,地产股也一度大涨,不过发改委随后表示,按照中央精神,目前只支持有关棚户区改造、保障性住房、租赁住房等领域的项目,并不支持商业地产项目。临近年底,市场对2019年房地产市场景气度下行、调控政策放松有着一致预期,那么未来政策可能如何走?本文将对此进行分析。

1 未来房地产政策可能怎么走?

2018年上半年,房地产市场还是最火热的市场之一,对于热门楼盘,不少人都抱着“买到即是赚到”的心理,到了下半年,尤其是7月31日政治局会议之后,楼市预期急转直下。目前,房地产周期或面临拐点:单月销售面积增速持续负增长、房价涨幅收窄甚至下跌、库存去化周期上升、房企拿地速度放缓,以建安工程投资增速衡量的房地产周期,目前可能处于一个底部区域。与此同时,经过史上最严调控后,调控效果基本令人满意,房价没有大幅上涨,最近两次政治局会议也都没有提及房地产。如果调控政策继续保持如此强度,那么2019年房地产市场有可能就进入寒冬了,我们在2018年8月发布的报告《近期房地产市场形势及调控政策》中提到,以下两种情况发生时,房地产调控存在边际放松的可能性:1)通过拉动基建投资来稳增长的效果不及预期;2)房价持续下跌。对于第一点,基建投资更多的是托底经济,若论稳增长的能力,房地产要强于基建,房地产部门的景气度下滑意味着其上下游行业(钢铁、建材、家电、汽车等)均会受到影响,而基建投资增速可能继续受制于资金来源与地方政府积极性,难以大幅反弹。对于第二点,历史经验显示,当房价连续下跌6个月时,调控会放松,比如从“2014年9月房价开始下跌”到“2015年330新政”历时6个月,再到“2015年930新政”也历时6个月,尽管“刻舟求剑”并不一定靠谱,但从逻辑来讲,房地产调控是要避免市场大起大落,防止房价上涨的一个目的就是避免以后房价过度下跌,房价过快下跌带来的风险更大,目前基本面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支持房价大幅下跌,但要防止预期的自我实现。中国经历过房价下跌,但还没有经历过房地产危机,既然继续强调打好三大攻坚战,那么调控政策在房价出现一段时间下跌后很可能会放松。

不同的是,这次政策调控的难度高于前两轮调控,考验调控的智慧:1)中国不缺需求,政策有放松的基础,但受制于居民加杠杆空间缩小。中国有3亿中产阶级,还有10亿多人口在走向中产阶级的道路上,国内的需求很旺盛,调控的放松,本质就是释放被抑制的需求。但与前两轮调控周期不同的是,现在居民加杠杆空间已经被极度缩小,2017年居民债务收入比已经超过110%,居民有能力继续加杠杆,但空间不大,尤其是三四线城市居民。2)政策放松可以对冲经济下行和土地财政增收压力,但全面刺激又催生房地产泡沫,中国经济结构性矛盾得不到解决。如果政策放松程度不够,经济下行与土地财政增收压力随之而来。如果全面放松,房地产市场可能继续绑架中国经济,那么整个中国经济的结构性矛盾不能得到缓解。3)当前库存水平不高,一旦房屋成交快速上涨,而供给没跟上的话,随着建成的房屋被消化,房价又将面临新的一轮上涨。

未来房地产调控可能如何演绎:

其一,限制性政策加码的可能性较小。7月31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结束后,政策以整治市场乱象、打补丁为主,2019年可能延续这一趋势。

其二,棚改货币化总量收缩,结构与资金来源优化。2018年三四线城市在房地产投资、销售等方面都是处于领跑位置,棚改货币化功不可没,住建部在12月14日公告称1-11月全国棚改新开工616万套,已经超额完成年度580万套的目标总量,完成投资1.6万多亿元。政府工作报告确定2018至未来三年推动年均500万套棚改目标,我们假定2018年棚改实际开工640万套,那么2019-2020年共需完成860万套,同时,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调整为因地制宜,2019年棚改力度大概率减弱,但结构会分化,商品住房库存不足、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城市会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。同时,据21世纪经济报道,在2019年的棚改计划中,政府购买棚改服务模式将被取消,我们认为这是为了防范地方政府隐形债务风险,未来有序加大地方政府棚改专项债券发行力度可能是趋势,采用棚改专项债,不仅为棚改项目提供低成本资金支持,又有利于防风险。同时,并非棚改货币化减弱后,三四线城市就重回寂静,三四线城市需求并非完全来自棚改货币化,随着城镇化率的提高以及交通的改善,需求外溢到一部分靠近一二线城市、人均GDP还不错的区县,可以考虑利用好这部分需求。

其三,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。稳增长诉求下,货币政策以国内因素为主,大概率不会出现紧缩。经济下行压力有多大,一个很重要的条件是中美双方的贸易谈判结果,假若未来中美之间没有达成协议,那么经济将叠加外需回落的影响,会出现快速回落,货币政策或将变得很宽松。假若未来中美之间达成协议,经济回落的趋势短期内很难改变,但货币政策操作的余地将加大。降准、降息均有可能。降准方面,我们认为2019年初可能降准,2019年全年三次左右降准;降息方面,除了OMO、MLF、再贷款具有降息可能,我们名义上完成利率市场化,但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依然存在,也存在基准利率调整的可能。由于货币政策是总量政策,无法控制投放的资金最终流向,货币宽松对房地产这一资本密集型的行业形成利好,实际上,自10月份货币政策相对宽松以来,二三四线城市的房屋成交量开始快速回升。从历次调控周期来看,货币宽松往往先于调控政策放松。

其四,房贷利率将进入下行阶段。10-11月全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涨速趋缓,部分一二线城市的银行还下调了房贷利率,同时放款速度加快。房地产部门对利率敏感,近期房贷利率下调可能是因为在央行结构性宽松政策下,银行资本金压力缓和,房贷额度较之前充裕,同时,银行也有动机争夺更高的市场份额,根据融360统计,回调房贷利率的银行有以下特点:市场占有率不高,之前的利率处于高位水平,回调后接近当地平均水平。因此,房贷利率是否拐点已至还有待观察,但2019年房贷利率有望进入下行阶段:1)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,2019年央行可能继续降准,银行资本金压力进一步缓释 2)2019年存在降息的可能,房地产这类对利率敏感的部门将受益。

其五,对一二线城市刚需支持力度加大。一方面,从人口的角度来看,一二线城市发展潜力更大;另一方面,在房地产下行周期,投资性需求处于观望状态,刚需更容易成为住房市场成交的主力。所谓“房住不炒”,说明调控打击的是房地产投资属性,对房地产居住属性是支持的。实际上,11月份武汉出台的刚需买房新规提高了刚需家庭优先选房房源比例。此外,下调房贷利率、降低首套房首付比也有利于减轻刚需的压力。

其六,增加供给。一是增加土地供给,并改变当前土地拍卖制度,降低土地拍卖的比重。既然地价推升房价起到主因,那么可以尝试地方政府土地拍卖时只拍卖20%-50%的股权,形成与购房者之间共有房屋产权,一旦将来购房者要转让,就需要补交余下的土地出让金(补偿的金额也可考虑转让时的市价),不转让可以永久居住。这样可以减轻购房者的负担。购房者负担的减轻,城镇化进程自然就会加快,内需市场的空间便随之打开;二是增加房屋供给,主要是增加一二线城市房屋供给,同时加大租赁房的建设。

总之,未来房地产调控以防风险为核心,需求端的调控政策可能是结构性放松,供给端的调整是需求端放松的前提。


14+
品牌设计积淀
600+
优秀案例
50+
智汀伙伴
10+
各项奖项
核心业务版块
商业街空间艺术展示,售楼处品牌、工法展厅,标识导视系
统,钢结构临时售楼处
潘向东:未来房地产政策可能怎么走?
团队介绍
15618981126
sunpengfei@zhitingad.com
上海市普陀区云岭东路391弄东渡
嘉庭国际3号楼5楼
社区商业标识
品牌工法
商业街设计
设计师介绍
项目洽谈